杭州超度婴灵,第20章:黛玉倒拔垂杨柳 22.02.07

来源:未知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24-06-18 08:14   点击:930次
摘要:“韩定询问秋风和韩定:”我想去本无寺试试,看看能不能用大鹅换的武功,如果道长您也要去的话,还愿您带我一程“黄衣袈裟的老农想了想,拿黄土把鹅屎盖上,他道:“阿弥陀佛

——《延年案》——

秋风和此时突然脑海里冒出来什么遗忘的事情似的。(困难灵感判定)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好名儿进行灵感检定:D100=17/60看,困难成功,快感谢我叉腰

没事,你不会说话,只会狗叫。

林黛玉:绝

林黛玉:那我直接变成大鹅

林黛玉:我就是狗叫大鹅

过一下逆乾剥离的命运吧。

1魔佛

2乡村老爷的姻缘

3罪犯

4恍若奇迹般遁去的一

骰娘:林黛玉的骰子在空中旋转跳跃:D4=3

好,请记得,你尚有乡村老爷的姻缘。凡有姻缘,必然分手,分手之前,必定绿帽。姻缘不用牛,直接死。

林黛玉:老爷寄了直接变成一只鹅脱条裤子随便拉

这千足虫正往东走,村口石碑上写着李家村,村里飘着淡淡的檀香味,家家户户都有佛香之味,乃是家家供佛。一个个村民有的秃头、有的带发,有的穿着黄衣袈裟,有的手握念珠,喃喃自语。隐隐的,整个村里怪异的气氛弥漫着,有的村民擦着门窗的,有的村民用土铺盖着地。

林黛玉:“阿巴阿巴阿巴”

猫耳大鹅开始随地大小便。

韩定:“前面有村庄?阿巴小姐,我们有救了”

林黛玉:大摇大摆的走,村霸中的村霸

韩定拉着鹅前往村子,一老农指着鹅道:“那汉子,你这鹅怎么到处拉啊!”

老农道:“我这刚黄土铺的地。”

林黛玉:小小鹅脑袋一脸嚣张

韩定:“老乡,别怪这个鹅拉的多,他是有能力的,它还会狗叫”

林黛玉:晃着鹅屁股大摇大摆的看看有没有情侣

韩定:“诶,别乱跑,我们先进村”韩定把鹅拉紧,赶紧往村里走

老农盘着念珠道:“事出反常必有妖,今日村子便有大妖出没,施主不若把这鹅施给我吧。”

林黛玉:“?”

林黛玉看到这村子里,有不少夫妻。

林黛玉:“汪汪汪”

林黛玉:“汪汪汪汪”

老农道:“施主,不若施给我,我给这妖度了吧。”

韩定:“嗨,老人家,我的鹅真没啥奇怪的,就是喜欢拉了一点,不过我就喜欢它会狗叫的小能力,施给你是不行的”

韩定:“除非你出钱”

林黛玉:“汪汪汪”

林黛玉:“汪汪汪汪”

老农道:“一文。”

韩定:(我把你卖了换点钱,然后你还可以自己跑)

韩定:(我把你卖了换点钱,然后你还可以自己跑)

韩定:“听听,这么响亮的狗叫声,这是异种鹅,一文怎么可能?”

韩定:“要么加钱,要么老人家你就让开”

韩定:“我进村还有事呢”

老农咬咬牙道:“五文钱!”

林黛玉:“汪汪汪”拿出念珠也开始盘起来

林黛玉:“汪汪汪”

韩定:“那也正好,我还留着当宠物“终于打发了老农,韩定长舒一口气

林黛玉:掏出念珠掏出钵两个翅膀抱着这两个大摇大摆的走起来

林黛玉:干了奥利给

林黛玉吃着午饭,一个字,香!

林黛玉:举起钵走向猎人

林黛玉:“汪汪汪”

韩定:韩定心中恶心,往后一退

甚至吧,还有个缺德路人一边看戏,一边扯闲篇。

林黛玉:走向缺德路人举起钵

这钵里晃了晃荡的,还有点茶水。

路人一旁的黄衣袈裟想想,解开腰带,给钵来了个续杯。

林黛玉:撮一口,细品个中滋味

盘着念珠的老农道:“我听闻在西荒之地胡人讲过一个故事,说是在那里,有个蛤蟆妖国的王子受了诅咒,每天以痰液为食,只有真心爱他的人吻了他的嘴巴才能蜕变人形……”

黄衣袈裟的老农道:“你怎么不说那蛤蟆最后因为没有足够的痰液饿死了。”

林黛玉:边喝边拉

韩定:”我大鹅价值千文,不知能否换到些许武功?“对黄衣老农说,又转头对秋风和说”道长,非是我想,实在是身无长物,除了大鹅也没啥可以换武功的了“

韩定:(把队友当成宠物,我也很屑啊)

黄衣袈裟老农道:“真没准可以哦。”

秋风和:“大师不愧为本无寺门下,知道的真全面。只是您说这一代道智大师是遗骸转世所化,应是一脉相承,为何又说他只继承了名号呢?莫不是其中有什么玄机?”

林黛玉:“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韩定:(我是不是该为了自己的梦想,把队友卖了,然后本无寺发掘出黛玉老祖的神效,一举称霸)

林黛玉:点了点头开始屙屎

韩定:“道长,您是否要去本无寺?“韩定询问秋风和

韩定:”我想去本无寺试试,看看能不能用大鹅换的武功,如果道长您也要去的话,还愿您带我一程“

黄衣袈裟的老农想了想,拿黄土把鹅屎盖上,他道:“阿弥陀佛,不若我这里有个塞子,三文钱卖你,你可以把他这粪门塞住。”

韩定:韩定想为后面的旅程找一位同行者

韩定:(嘶,有点心动)

林黛玉:(我带了刀)

盘着念珠的老农一滞道:“其实,我这有念珠一颗,作价一文,你只消叫这妖物夹住了就行。”

秋风和:“单以赚钱能力定主持未免草率,以曾道智大师每世都能成为主持的事迹看来,其能力应该也是不俗。”

秋风和:“不知当时是谁定下的这个规矩。”

盘着念珠的老农道:“相传乃是玄奘法师立下的规矩。”

秋风和:“原来本无寺与曾经西行的玄奘大师还有这等渊源。”

崔道士道:“如今看来,这规矩可以变一变,比如多给那么点银子。”

秋风和:和猎人道:“在下也想同去拜访,不过不知天哭老人的主持被夺后又如何了,现下在何处?”

韩定:(主要是它又不说话,所有人的焦点又都集中在他身上,我还被看成是主人,只能很早找这个切入点了)

阴鱼:(这时就必须感叹一下,梦魇龙马太懂年轻人了,发明出梦魇网络绝对是一大壮举)

黄衣袈裟老农道:“萧家村”

林黛玉:“汪?”

秋风和:“原来如此……多谢您解答了,好不知大师如何称呼?”

(这个时候,本山小品,公鸡下蛋体现其超越性)

黄衣袈裟的老农:“哈斯塔。”

阴鱼:(这,这不对吧,哈大队长)

韩定:(黄衣之王啊

秋风和:“谢过哈斯塔大师了。”

秋风和:“还有一事,不知您有没有见过黄泉门胡中流途径过此处?”

盘着念珠的老农看着黄衣袈裟的老农道:“施主客气了,你说这人没听过。”

韩定:”谢过哈斯塔大师,劳烦您指个路,本无寺在那边?“

秋风和:“多谢了,那我们便先去本无寺拜访了。”对大师行礼。

盘着念珠的老农道:“过了萧家村,穿过蛇谷藏地,便是应天府,那边一打听就知道本无寺在哪里了。”

(我说这鸡没事划拉啥呢,原来是练签名呢)

林黛玉:“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秋风和:“本无寺就在前方,我可以带你去。”

韩定:”那就谢过道长了,在下韩定,不知道长尊姓大名“

秋风和:“在下秋风和,还未请教兄台名讳。”

韩定:”在下韩定,这个鹅,也取了一个雅名,唤作林黛玉“

韩定和林黛玉听闻此名,不由得想起江湖传闻,前些时日秋风和去鱼泉村寻找双鱼佩的传说,后鱼泉村一带发生举世皆知的大事件【不祥的神袛托举神国飞升太空】,由此江湖之中,罕有不知。

林黛玉:骄傲着叫

黄衣袈裟的老农道:“怎么我一说塞上,就不拉了。”

阴鱼:(这说明你的嘴比塞子好用)

阴鱼:(建议用你的嘴堵上

陽:(我记得兔子这边的肉人,是没灵魂的)

陽:(就是个躯体)

秋风和:“虽是肉人,却也包含人性,此举有违人道天理,恐怕不能长久。”

林黛玉:“汪汪汪汪汪汪汪汪”盯

林黛玉:和蚌女杠上了,一直盯着

韩定:”秋道长,他就是本无寺的道智大师吗?“韩定悄声询问秋风和

秋风和:“他是上一任道智大师。”

蚌女幽幽的低声道:“瞧,那鹅长着猫耳朵”

林黛玉:一边盯着一边啜一口黄汤

林黛玉:老头多少有点糖尿病

一龟仙低声回应道:“喝着呢,等会给它续杯。”

林黛玉:盯!

林黛玉:“汪!”

秋风和:催动柏灌丹的镇物之力,在一旁帮助天哭老人镇压恶霸。

林黛玉:盯

不多时,烟消云散,晴空万里。

似乎镇压成了。

天哭老人拍了拍手,拔出五方大旗,又收起来烘炉,他这就要出了村子。村民们正四散而去,准备各回各家。

秋风和:“天哭老人,等一下!”追上他。

秋风和:“可否请问,刚刚镇压的是哪位恶霸?”

天哭老人道:“这村子里的恶霸,萧思乐。”

秋风和:“敢问此人做了什么恶事呢?”

林黛玉:盯

天哭老人奇怪的看了眼大鹅道:“这妖物得了什么病吗?可以治一治。”

林黛玉:叉会腰

林黛玉和秋风和想起魂坛之术,可以将魂魄炼入神兵/魔兵之中,当做寄托的躯壳,死了之后,只要消耗炁施展法术,三天之后便能活过来,不过若是尸体里没有炁便是死了。

秋风和:“原来如此,您也是做了一件利村利民的好事。”

林黛玉:“汪汪汪”

林黛玉:“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林黛玉:“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林黛玉:“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林黛玉:“嗷呜”

天哭老人思索道:“它这怎么还狗叫?”

韩定:”此乃异种鹅“

天哭老人谨慎的提出了一种可能:“有没有一种可能,它是在发情。”

韩定:韩定给了一个掩饰的解释

林黛玉:“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一分钟犬科国粹请欣赏

天哭老人道:“我记得应天府里有长生帮的人物,可以帮人治病,想必骟个鹅不在话下。”

秋风和:“在下其实是有一事相求,不知您知不知道丹书·《清虚秘典》一书?”

林黛玉:“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掏出度牒

林黛玉:“汪汪汪”

天哭老人低头一看道:“哦?居然是个人?真神奇,我以为可以找人上炉里炼炼,斩斩凡疴。”

林黛玉:啜一口,走向秋风和

秋风和:看看他离开萧家村之后往哪边走。

林黛玉:“汪汪汪”

天哭老人顺着深谷离开了萧家村,天哭老人消失在了深谷里。

秋风和:“唉,难道真的要去找王冠了吗?”

韩定:(变鹅和不会说话,只是黛玉老祖最简单的问题)

秋风和:有些痛苦

秋风和:“还是先去探一探吧……”

韩定:”秋道长,您现在要去哪里呢?“

秋风和:“本无寺?有件事要问韩兄台。”看一下周围有没有其他人,或者其他鬼。

周围似乎而并没有其他的人/鬼。

韩定:”秋道长直说“

秋风和:我要过侦查

骰娘:骰子在空中飞旋,好名儿进行侦查检定:D100=88/70手滑啦!失败了呢~嘻嘻,充满期待的眼睛失去高光什么的,真是太棒啦~

秋风和:(帮忙看一下QwQ)

秋风和并没有看到什么。

林黛玉:掏出剑想着要不要练习一下慈悲刀法

秋风和:“你可知本无寺如今的道智大师的真实身份?”

韩定:韩定摇头”并不知,包括本无寺,其实也是今日才第一次知晓“

秋风和:一边和他向着本无寺缓慢踱步,一边看着周围会不会有多余的人或者鬼,一边和他道,“应天府富豪王冠,阴购初生婴儿剉粉延年剂,勾结官员,罪行滔天。”

秋风和:“烹吃婴儿以延年益寿。”

秋风和:“后被王爌下令凌迟处死,却没有死成。”

秋风和:“反而来本无寺中做了道智大师。”

秋风和:“所以他能做出这条生产线一点也不奇怪。”

林黛玉:“汪?”

秋风和:等等看韩定的评价。

韩定:”确实罪大恶极,只是……“韩定面露难色”只是在下无能为力“

秋风和:拍拍大鹅头。

韩定:”道智大师如此行径,秋道长意欲如何?“

秋风和:“以个人之力难以撼动他和他背后巨大的利益集团。”

秋风和:“个人之力微末,如今只能尽力让有王爌一般的人能查到他身上了。”

秋风和:“过几日,道智大师准备邀请妖魔,似乎是要宣布些什么事情。”

秋风和:(和队友交流情报ing,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问√)

韩定:(我们的大鹅呢)

(大鹅不知道哪里去了)

秋风和:(他看见我和崔道士站在一起,汪了一声)

(是你和韩定)

韩定:”那秋道长,是准备去本无寺收集证据?“

秋风和:摇摇头,“怕是很难,只是想去见识见识。”

秋风和:“毕竟刚刚所述都是传言,还有人和我说过王冠的师傅,教他制作延年剂的赤肚子是个可以信赖人,所以还是眼见为实为好。”

一路行进,来到龙蛇谷,山上雾气滚滚,悉悉索索,朦朦胧胧,一道道雾气就像是群蛇吐出信子,蜿蜒而来。一道石碑写到——他人只见蛇化龙,不见万骸积谷中。远远的可以看到一条大蛇宛若雕塑,这大蛇头有一层楼高,它在丛林之中盘着身躯,四处爬了一会儿之后,钻到了地下的层层落叶之中,自始自终,它都是在丛林之中活动着。

韩定:”那韩某愿为秋道长马前卒……“韩定咬咬牙”只求秋道长传我几招,或者给条能习武的出路,韩某一心学武,苦于无有机会“

秋风和:摸摸鹅头

秋风和:(宝,我没武功啊QwQ)

韩定:(没啊,我要给个韩定愿意跟你走的理由)

韩定:(不然韩定又不是正义人,那里愿意随你冒险)

韩定:(洪门的街头马仔,讲的是义气不是正义)

秋风和:(有义气就好)

韩定:(这个时候,你就该开口说你没有武功,但是和你一起去本无寺,或许有学到武功的机会)

秋风和:(本无寺那帮坏蛋,才不让你和他们学)

秋风和:(要学得找好人学)

秋风和:(跟着坏人学会变成坏人的)

秋风和:“这这这……”没想到有人问我这个没武功的学武,思来想去道:“我也不会武功,不妨一会去应天府,看看应天府中武馆师傅们教些什么?”

秋风和:“学费若是不贵,在这也可为兄台先行垫付。”

韩定:“好,韩某就随秋道长前往”

秋风和:摸摸鹅头

韩定:韩定拱手

秋风和:摸摸鹅头上的猫耳朵。

秋风和:“无须多礼。”

秋风和:摸猫耳朵。

到过山头,一个异常深邃的山谷之中,无数体型或大或小,分作三色的蟒蛇在古藤上缠绕着,或悠哉的躺在阴凉处,粗粗一看不下于数万只,小的只有半米左右,身粗不过半米,这种小蛇一般都是青色,是体长足有四五米,水桶般粗的银色巨蛇。

还有最后一种,几乎有四五十米长,四五人合抱的身材,通体泛金的鳞甲,一颗蛇眼都有整个人那么高,无论哪一色的蛇,它们的头部都是一个锐利的箭型,泛着烁烁寒光。

山谷中,人蛇混居,山谷中有一个村落,村落里有个道观•五装观,五装观之后似乎有一片果园。

这刁家村乃是占了一个卧蛇之相好山水,玉带环腰,端的是养人。村落里,家家户户到处缠蛇,有的身上手上还有蛇类纹身。有些许孩童跑跳玩耍,驱使着蛇虫如同车轮转动。村民们有的还在练武,蛇形刁手使出之时,暴起发难,手臂似长了几分,如蛇咬般连颤,蛇形刁手向咽喉扫去。而五装观中甚至有更加可怖的类似于蛇蜕皮的声音节节发出。

秋风和:“前方有道观和村落,可以去打探一下消息。”

韩定:“那我和道长你一起过去”

秋风和:先走近村落,看看正在练功的人们。

这里的人们练的几乎都是蛇形类的武功,大自然是最好的辅导老师。

秋风和:“好。”走向一个练武的人,“没想到蛇谷中还有这么一处村落……你们的招式是从蛇身上学来的吗?”

韩定:(剧情推进不多)

韩定:(主要就是看大鹅乞讨黄汤)

韩定:(绝了)

秋风和:(你真相了)

村民道:“这是刁家拳,乃是村长创出的一门神拳。”

秋风和:“村长竟可以创出这种仿自然造化的武功。”

村民道:“不,那是村长观得七首蛇神的神形所得。”

秋风和:#摸摸鹅头,再摸摸猫耳朵

秋风和:“七首蛇神……村外那条巨蟒与七首蛇神可有关系?”

村民道:“那是蛇神的子嗣之一,我们唤其全家吃饭。”

秋风和:小心的问道:“吃席?”

村民道:“吃。”

在你们说话的时候,一个眉心点着桃花妆、温柔可人桃花眼的女子骑着马路过,这女子背着一把弓,弓弦勒入沟壑之间,腰别一把长剑一根火龙铳。那宝马马躯大半漆黑如墨,身上有红色云斑,却似绫罗拂云,鬃毛五瓣,此乃天成而非人剪。那女子骑着马穿过了刁家村,从山谷另一边离开了。

秋风和:想想这个美女是谁,自己有没有印象。

秋风和并没有见过这女子,自然也不知晓是哪个。

秋风和:“刚刚过去的那位女子一看就非等闲之辈,她也是赶去应天府参加助拳吗?”

韩定:“或有可能,看她风采,比不是等闲之辈”

村民抬头道:“应该是吧,最近路过的江湖侠客不少。”

秋风和:“应天府,风起云涌啊……”

村民道:“那边现在在办江心擂,去的人可多了。这武行打斗,自然是要立擂的。”

秋风和:“对了,兄台,不知道刁家拳可不可以传授外人?”

韩定:韩定听闻此言,露出渴望的眼神看向村民

村民道:“传是自然可以传的,只不过得找村长,我们这本事不到家,传出来就走样了。”

秋风和:“万分感激,不过不知道对学习者有没有什么要求?”

村民道:“想来是没有什么的,只是好像得信神啊。”

秋风和:“七首蛇神?”

村民点了点头。

秋风和:看看师傅神色……

韩定:“蛇神吗?不知信奉有什么禁忌要求?”

崔道士脸上似乎并没有什么神色变化,依旧如常。

村民道:“巳生属蛇,太乙元辰,祂是众蛇之父,祂是万蛇庇护,一切蛇类的原初,嘶语的圣音,与世界同步的脉动,祂是完美机械破碎之父。钢铁中诞生的神灵,机械中永生的不朽。因此不得对龙蛇之种杀生,不得毁坏钢铁机械。”

韩定:“如若贵村肯传法,我愿意信奉”韩定先对村民说,又对秋风和说:“秋道长,不知可否等我,我想要先去找村长问问”

秋风和:“一同去吧……”

秋风和:(我在纠结要不要学)

秋风和:(我师傅应该不拦着,不过他就是玩机械的)

韩定:(我没太注意前面内容,秋风和完全不会武功的吗?)

秋风和:拱拱手,“多谢了。”

秋风和:(我现在就两个武功,一个是炼器灵的,一个是苟命的)

韩定:“不知村长家在何处?”韩定询问村民”

秋风和身上背着的就是生化机械类改造)

韩定:(你学不来吧,不能损坏机械)

村民指路道:“村长在那五装观药园的树下。”

秋风和:(练器灵是为了把师傅破碎的灵魂整出来)

秋风和:(苟命是为了苟命)

秋风和:(学的来不?)

韩定:“多谢”韩定写完就往五装观而去

(学的来,就是得持戒)

秋风和:跟在韩定身后。

来到五装观前,朱红色大门上镶嵌着九十九颗金色的铆钉,两边门环是衔尾的蛇形。门上高挂一个牌匾乃是•五装观,门两侧是一副对联——装天装地装乾坤,难装老子一颗心。

韩定:(我愿持戒,每日鞭挞大鹅,只求buff永存)

秋风和:(哈哈哈哈哈哈)

韩定:“请问观中可有人?”韩定敲动门栓,高声询问

一白衣男子推开了门,门里厅堂正中挂着一副画像,画像上是一个白衣男子。

韩定:“请问是村长吗?”

秋风和:看看这两个白衣男子像不像。

秋风和:行礼道,“贸然拜访,还请谅解,我们来此确实对村长有事相求。”

白衣男子道:“在下原始,阁下有何贵干?哦,原来是找我这观中看园子的。刁奉圣他在后院药园里。”

这白衣男子与画上是一模一样。

韩定:“多有叨扰,可否让我去找一下刁村长?”韩定目标明确

白衣男子道:“自然可以。”

秋风和:“见过原始先生,在下秋风和。”

白衣男子点了点头。

白衣男子道:“刁奉圣就在那七首蛇树下。”

=====《秋线》=====

秋风和:“多谢了。”跟着韩定走进来之后,问向原始,“厅中的画像,是先生您的自画像吗?”

白衣男子道:“没错。”

——《save》——


参考资料

标签: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