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道教学院,陈情令~陈情再起

来源:未知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24-06-17 08:58   点击:993次
摘要:第1997~2002章陈情御铃,颠覆魔道山鬼,其实这要说起来不是妖也不是鬼,更不是怪,是山中那些执念怨气驱使未能成精的树木或者一些尸体而成的东西,一旦诛杀就化成需要度化的怨气

第1997~2002章陈情御铃,颠覆魔道

山鬼,其实这要说起来不是妖也不是鬼,更不是怪,是山中那些执念怨气驱使未能成精的树木或者一些尸体而成的东西,一旦诛杀就化成需要度化的怨气和执念,用来给魏无羡试炼是最合适的

而这些怨气执念之所以不会第一时间诚服魏无羡就是因为他们找到了躯壳,只有将躯壳打烂才能成为真正灵体怨气

还有一点就是因为魏无羡现在没有特地的去控灵

紧盯着山鬼,魏无羡御剑的速度很快

山鬼的弹跳和速度十分了得,魏无羡要是停止不动肯定会被他们抓到

快速的变换之中,笛音起,三颗腰间的铃铛响起了一阵如催魂一般的叮铃声,携带着滚滚怨气飞了出去

其实要杀山鬼不一定用铃铛,更合适的是剑术,可是现在是为了展现鬼道,所以魏无羡一直都没有落地,笛声操控着三只铃铛成为武器,快速的缠住了山鬼开始攻击

因为山鬼是实体,铃铛不能像蓝忘机打那样轻易的穿过敌人,山鬼知道自己的躯壳是捡来的所以平日里都会特别的修炼躯壳,只要是一些年久的山鬼他们的躯壳可谓是刀剑不破,堪比铜头铁臂

山鬼被铃铛弄得烦躁的嘶吼,可是却无法抓到铃铛,就算有一只山鬼得手了,将铃铛一把捏住,可是却无法捏碎铃铛,反倒是因为铃铛在掌心不断的震动而吸纳走自身的怨气,所以就算抓到,山鬼也只能不甘的放开,气恼的大吼

山鬼的体魄是很坚硬的,魏无羡快速变化着位置同时思考

要想杀死山鬼只能找其弱点,用剑的话就在仙剑贯穿山鬼的瞬间将大量的灵力瞬间释放逼出那些怨气执念

山鬼其实柔软的地方有很多,每一只因为使用的躯壳不同都不一样,可是对于铃铛来说没有仙剑的锋利那些地方并不是最好的下手处,而且鬼道控制的铃铛不能有强大的怨气,只能说打破这个躯壳,让躲在里面的怨气无法避开鬼道的笛声,而所有山鬼统一的最柔软的地方

几个高音,铃铛突然间开始震动,然后三枚铃铛一起用力的打向了自己面前的山鬼

吼!

这一下魏无羡是下了大力气,山鬼都在嘶吼

刷刷!

两颗铃铛顺利的冲进了山鬼的大口之中,从后脑出来,直接贯穿了山鬼

还有一只最为敏捷看出了魏无羡的意图,大吼的时候用爪子挡住了铃铛,没有致命

两只死去的山鬼化作了浓郁的怨气,他们原本是要叫嚣的扑向魏无羡的,可是没了躯壳,这些怨气要是遇到别的鬼修可能会继续凶狠,但是在魏无羡面前只能臣服

魏无羡没有去管那些怨气,三枚银铃带着勾魂一般的声音围着最后一直山鬼

这只山鬼过于狡猾,刚才那招已经没用了,那就换一招

魏无羡此刻庆幸这些山鬼不是最慢反的山岩山鬼,不然还真要废点力气

笛声一转,三颗铃铛同时快速的攻击着山鬼的每一处

既然不能从最柔软的地方击破,那就一点点将这个躯壳毁去

那只山鬼不敢开口,可是根本无法躲过铃铛的纠缠,再看向另外两个同伴沉寂的样子后也清楚一旦没有了躯壳也无从反抗不由的有些暴躁

最后,大概是知道无望取胜,这只山鬼居然轰的一下自己放弃的躯壳,灵体看准了一个方向飞速的逃窜

“金蝉脱壳!?”

魏无羡冷笑一声,没有用自己的力量去控鬼,而是用音律

所以,魏无羡的笛声又变了,有些轻柔的笛声是从未在陈情上听过的

“问灵!?”

蓝启仁愣了下,有些不可置信

问灵一向只有蓝氏弦音可用,笛之一类的就算能吹出问灵难不成你还指望鬼吹笛?就算鬼吹笛了谁按眼呢?

蓝启仁有些不解

“不是问灵”

青蘅君开口

“细听,音调不同”

蓝启仁闻言微微一顿,细细去听后眉头皱紧

确实不是问灵,整体的音调要比问灵高了两个阶,可是因为笛音本来就比七弦古琴的音调要高,所以一时间很男分辨

可是细细听,只要是熟知音律的人都能听出不同

不过蓝启仁还是奇怪

就算是高了两阶可是还是问灵啊,魏无羡吹奏问灵到底何意?

不过很快蓝启仁就发觉了不对魏无羡吹了几遍都是问灵的前段,一直没有往下

问灵总的来说分为三段

请,问,送

其中前后并没有什么难度,精通音律的普通人都能在听了几遍之后就能拼凑出曲谱,唯有这问,需要熟知琴语,不然就算是能听出音律却永远不知道什么意思,毕竟七弦琴音色的变化不大,要在这样简单的音色中找到语言规律,没有人指点根本不可能蓝启仁很快反应过来了,魏无羡在请灵,而请的就是这些山鬼躯壳之内跑出来的怨气执念,魏无羡根本没想过要这些执念回答,所以无需用弦

而魏无羡还特地将问灵的音阶提高了两阶,这样一来请之中又带着一点点的胁迫之意,加上问灵旋律自带一种和灵建立媒介的特性,那些山鬼的执念怨气根本无法抗衡这样的音律,所以压根也跑不掉

“要么度化,要么灭绝,自己选”

魏无羡笑眯眯的停下陈情,笑嘻嘻的看着翻滚的怨气

三团怨气叫嚣着,翻滚着,似乎没有打算罢手的准备

魏无羡轻笑

“也是,要是愿意放下就不会变成山鬼,也不会还想逃了”

一面说,一面再次举起陈情

“既然如此,那就灭绝吧!”

随着魏无羡的话落下,笛音再起,三颗铃铛像是笑嘻嘻的小精灵,带着诡异的铃声围绕着散团怨气,而观战的所有人都知道,重头戏来了

要说魏无羡御铃伤敌他们从不会担心,首先山鬼的实力和魏无羡想去甚远,就算不用鬼道魏无羡还是能诛杀山鬼

其次就是就算魏无羡失手,这里有很强的禁制,在半个时辰内妖邪要是没有被诛灭就会被禁制抹杀,这禁制是上古禁制,不敢说能抹杀一切邪祟,但是就这山鬼根本就是顷刻之间的事情。而他们根本不知道魏无羡是打算怎么用怨气度化怨气,所以说现在才是重头戏,也是看清魏无羡打算怎么让鬼道立足百家的关键

简单的用蓝氏音律作为借口并不能完全让百家完全接受的,需要的是更有说服力的缘由

只见笛声中,一团围绕在魏无羡陈情边上的怨气朝着散团怨气扑了过来,是魏无羡体内的怨气

青蘅君见状微微蹙眉

魏无羡体内的怨气是纯怨,是所有怨气的精华,可谓万怨之首,本身对于别的怨气来说就带有强制性,魏无羡用自己的纯怨似乎并不具备说服力

不过很快青蘅君就发现了不对

之间这团怨气很快的散开,将散团怨气包裹了起来,之前看到过的怨气相斗再次出现了,可是这一次不像之前那样是压倒性的胜利,反倒是有点势均力敌的感觉,这感觉更像是当年魏无羡的婴灵也就是鬾鬼相搏的瞬间怨气厮杀的那场面

鬾鬼是天地自然而产生的实体的鬼类,他的怨气基本上也就是纯怨了,能和魏无羡的纯怨有一较之力,可是这简简单单的三团山鬼的怨气也能和魏无羡的纯怨相抗!?

“非是纯怨”

蓝忘机在一旁看了一会后开口

“魏婴纯怨,能伤天地之灵,禁制无法稳定”

蓝忘机一说青蘅君等人瞬间反应过来了

是呀,魏无羡的纯怨那么深,这里的禁制怕是根本连等待的时间都没有就瞬间开始狙杀了,哪里会如此平静

可是不是纯怨还有什么怨气?

蓝忘机摇了摇头,一群人更是好奇了只见三团怨气距离的挣扎着,想要突破包围他们的怨气,相互间在努力的吞噬着对方,可是魏无羡放出的怨气虽说不多,似乎没有三团怨气浓郁却是异常的坚韧,明眼可见的,魏无羡的怨气吞噬的速度要比三团怨气快,在笛音的指导下包裹着三团怨气的范围在一点点的缩小

魏无羡这是利用怨气的吞噬性在净化怨气,可是这之后的怨气怎么办?魏无羡能控制可是他要发扬的是鬼道,鬼道能控制?

青蘅君还是担忧的皱眉

怨气的吞噬越来越快速,那三团怨气挣扎的力道越来越弱,没多久,笛音之中,怨气被完全吞噬了,魏无羡放出的那团怨气明显变大了许多,忽忽悠悠的回到了魏无羡的身边

不过叫人奇怪的是这团怨气并没有消失,或者说魏无羡没有收回这团怨气,而是任由这团怨气在在自己身边飘忽着,像团黑乎乎的乌云

放下陈情,魏无羡伸手戳了戳这团怨气,然后笑眯眯的看着青蘅君几人,不过却没有上前

这是要几人继续等,可是等什么?

突然,看见魏无羡把玩的那团怨气所有人明白了,这是在等,等时间,等校场的禁制

可是很久,青蘅君看了一眼校场旁用于记录每次出现怨气长久的时辰刻盘,早就过了禁制的时限,可是禁制内却是风平浪静,

众人都有些奇怪,蓝氏这个上古禁制不会失灵,失灵了那计时的刻盘也就失效了,所以,问题只能出现在那团怨气之上

一团不被认定为怨气的怨气?

就是蓝启仁都是一脸的不解的样子,这实在是超出了玄门的认知,一团怨气在魏无羡手中能像团棉花一般的任由魏无羡拿捏这已经不稀奇了,可是一团怨气却能不被禁制所感知这真的就超出了玄门的认知了

“嘻嘻!”

发现青蘅君他们发现了,魏无羡抱着那团乌云屁颠颠的跑了过来。

“青蘅君,怎么样?”

魏无羡笑眯眯的将那团怨气夹在腋下,看的众人微微一愣。

“无羡”

青蘅君也有些迟疑,那是一团气..

魏无羡一下也反应了过来,嘿嘿直笑。

“夹笨蛋夹习惯了。”

魏无羡说着撇撇嘴。

“该死的薛洋,把我的笨蛋拐哪去了!”

一面说,魏无羡一面将一团怨气拿了出来。

青蘅君等人仔细观察了半天后才发现这团怨气之所以能被魏无羡这样揉捏是因为这团怨气真的浓郁,一旦扩散开,怕是不输一片乱坟岗,当然和乱葬岗还是有很大的区别,但是已经算是惊骇世俗了,魏无羡将这些怨气凝聚成了这么一小团,所以才会如同棉花团子一般。

不过除此之外他们就无法看出这怨气到底有什么不同了,就他们看来,都是怨气,为何禁制却没有反应。

“嘻嘻”

魏无羡见状开心极了,也不卖关子了,戳了戳那朵乌云。

“这怨气是我用特别的手法炼制的。”

魏无羡笑着道

“炼化过的怨气其实真正说起来就是一条有了主人的恶犬,本性恶却是可控的,在可控的范围内,禁制是感知不到他的威胁的。”

魏无羡的话叫众人都是一愣,怨气的本质是什么?是毁灭,是侵略,是伤害,是一切负面的聚集。这也是当初为何灵气纳入丹府劈山倒海,怨气却被视如蛇蝎的怨气,可是如今魏无羡说怨气是可控的?

对于纯怨可控青蘅君他们私下研究过,觉得可能。

因为按照薛崇亥的说法纯怨是人心底自生的怨怼,是由心而生,所以可控。或者说这怨是活人的怨气,只要是活人,至少还有心,所以可控,但是他们寻常遇见的怨气却是无心的怨气,失了主,如何控?魏无羡总不能鬼道问世的时候告诉众人是因为心里有怨方可成就鬼道吧?

“如何炼化?”

一旁的蓝忘机也看出了问题的关键,赶在长辈之前开口问道。

魏无羡闻言嘻嘻一笑,看着那团乌云又戳了戳。

“其实吧,在我看来,鬼道并不算是大雅之道,修行此途的人在灵修一途之上必定难有成就但是一定有灵修的资质。”

魏无羡弯弯绕绕的说了一堆,语速又快,但凡这里站在这里的人脑子有一点点的迟钝都无法理解魏无羡的这番话,好在,站在这里的都是蓝氏的翘楚,又因为这算是蓝氏的机密,所以这翘楚也不是一般的翘楚,是翘楚中的翘楚。

“所以,修鬼道者必定要要先修灵。”

蓝启仁摸着胡子缓缓点头。

怨气会侵蚀人心,如果给一个寻常人来修炼就算再是坚定的人怕是都无法长久,所以对于魏无羡的这个安排蓝启仁还是满意的,立身先立心,有灵力傍身总能有所依仗。

曾经的蓝氏会说鬼道损人心性,可是这一世是看着魏无羡长大的,魏无羡的心性魏无羡清楚,蓝氏之人更是清楚,这要说除了爱闹了一点,调皮了一点,无赖了一点,胡来了一点外还真没什么大的弊端,所以就算是蓝启仁这一世都没有想过魏无羡会被鬼道影响心性的可能。

不过蓝启仁他们没提不代表魏无羡不知道,毕竟前世这句话可是蓝忘机拿着仙剑指着他说的,而且魏无羡这是经历了两世的起落,这一世在蓝氏,又是跟在睿智的青蘅君身边,所以考虑事情更为全面

笑眯眯的捏了捏那团怨气,魏无羡看向几位长辈的时候目光变得认真

“怨气有损心性,所以我问世的鬼道必须是在灵修的前提下给那些无法结丹的修士一条他途”

魏无羡说道

“而且,怨气入体会损伤经脉的,修炼怨气的人需要承受极大地痛苦,既然是作为一门修炼之道,当然不能叫人经脉有损,同时鬼修者既然选择了这一途就该有承受这一途的心理准备”

魏无羡的话叫所有人都愣住了,魏无羡这是什么意思?承受这一途的心里准备,鬼修意图一旦问世要走的路必定艰难,就像聂氏的刀道走到如今也经历了很多的波折,鬼道运行怨气将更加难走,魏无羡这是要做什么?

魏无羡微笑,抬手拖着那团怨气

“我开创在百家的鬼道,怨气不会纳入经脉。灵怨相克,灵力存于体内,护住心神,怨气跟随体外,护住自己。先灵修为根基,然后靠累积,自己慢慢的一点点将被自己收服的怨气炼化,剑道者佩剑,刀道者佩刀,佛者有剃头受戒,道者束发简袍,每一途都有每一途的约束,都能叫人一眼明知,那么鬼修者,身边必有一团怨气”

魏无羡说的用力,掷地有声叫在场之人为之一怔

按照魏无羡的意思,这怨气是自己收服炼化后和刀剑一般随身佩之,是鬼修的一种标志,怨气不入体!

青蘅君几人都相互对视,没想到这么些日子魏无羡做了那么多,并且还做到了!

魏无羡这一做法首先隐藏了自身蕴含怨气的事实有合理的将鬼道推到了世人的眼前。同时又杜绝了异心之人偷偷修炼鬼道的可能。一句灵相克,除非有破釜沉舟之心,不然谁敢将怨气纳入体内?毕竟百家传承数千年了,魏无羡可谓是第一人,就算日后有人有了此举,可那也是鬼道在百家立足之后了,就算是灵修之人都有异心之时,那鬼修之人走了他途有问题的就是人而不是这门修行的术法。怨气变成了一种标志跟在身边,就算是要走灵怨双休的人都不能隐藏自己的目的,换句话说,除非心思坦荡的人或者真的走投无路的人,不然不会有人在灵修有了成果之后再去探寻鬼修之道。毕竟谁都知道,修行一途,专心才有大道成终的可能

所有人给魏无羡的目光都是赞许,就是蓝启仁都主动伸手接过了魏无羡那团怨气仔细的端详

确实,是怨气,但是又不是怨气,没有杀气没有戾气没有攻击的意识,除了触手冰凉,就是一团软乎乎的棉花

许久,蓝启仁开口“那你这团怨气总有个名字吧”

蓝启仁看向了魏无羡

“每一柄佩剑都有自己的名字,就连每一种灵器符篆都有专属的名字,你这个既然是一门修途的标志,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吧”

魏无羡闻言愣住了,许久,呵呵呵的挠了挠头

“名字啊”

魏无羡的尾音拖的老长

“那就叫..糯米团吧!”

蓝启仁:(他就不该问!)

对于魏无羡起名的造诣蓝启仁是早就不抱希望了,冷哼了一声,将一团怨气丢到了魏无羡面前,隐忍的告诉自己都是自己多嘴问的,怪不得别人

青蘅君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看着魏无羡手忙脚乱的抱住那团怨气后缓缓开口

“名字也就是一个代号,取的人高兴就好”

青蘅君淡淡的道

“不过无羡,你还有两件事必须做到”

两件事?魏无羡一面揉着怨气一面奇怪的看向青蘅君,还要干嘛?

青蘅君轻勾唇角

“这控铃一技要求修为甚高,难以普及,你得闲的时候也该好好琢磨琢磨该怎么降低这术法的修炼之道,顺便也该将这银铃腰带的炼制之法告诉蓝氏铸器阁”

魏无羡眨巴着双眼不解的看着青蘅君

什么意思?要普及这一技?青蘅君这是为难他吧!他能想出来已经不错了,还要普及!?降低修炼要求?这不是开玩笑嘛!?

魏无羡将一团怨气给扭成了麻花

叫他升级难度和修炼要求可以,可是叫他降低这不是为难他吗!?

青蘅君可没管魏无羡的哀怨,嘴角勾着笑意

“另外不能都用铃,应该有相辅相成的配合,铃声配合琴音合适,但是和笛声萧声一类却是难和铃声和鸣,换点别的”

魏无羡嘴角抽搐的看着青蘅君

这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的典范吗?换点别的?说的还真是简单,他这想了多久才想出来的,换,怎么换!?说换就换!?

“青蘅君,你这是说笑吧”

魏无羡垮下脸,飘在脸边的那朵怨气差不多黑

“这是第一件事”

青蘅君对于魏无羡的话置若罔闻,平淡的继续说下去

什么!?

魏无羡这回忍不了了

“蓝湛你别拉我”

甩开蓝忘机的手,魏无羡决定和青蘅君说说道理,这么多要求才第一件事,还有一件?这样是一鱼两吃还吃出花了,烤还要烤出几个味道不成!

青蘅君看着魏无羡跳脚的样子唇角扬的更高

“你的鬼道是第二件事”

嗯?

魏无羡定住了,鬼道?第二件事?

魏无羡决定听完再发飙

“你的鬼道要问世百家,必定会有人来求道,想好因果,制定出统一的炼制怨气的方法,别到时候一天一个方法,求道的人别还没学会就先学傻了,坏我蓝氏声明”

魏无羡:.

气鼓鼓的看着青蘅君,魏无羡很想问青蘅君是怎么知道关于炼制怨气的方法没有具体的固定的?能炼制成就好,为什么要拘泥于方法?

看着魏无羡的样子青蘅君暗暗叹了口气,他就知道

这小子随性惯了,现在要开山立派鬼道入世了,转个背人家来求道问道他绝对能一天一个说法把人家忽悠成筛子,到时候这鬼道肯定要被这臭小子玩成绝道

说完,青蘅君也懒得搭理魏无羡,转身欲走

魏无羡看着青蘅君的背影嘟了嘟嘴

有什么大不了的,阳奉阴违听过吧,他就管好鬼道就好,至于之前的那个就当没听见!

魏无羡偷偷的对着青蘅君的背影吐了吐舌头,一旁的蓝忘机和蓝曦臣不禁失笑

却不想,青蘅君的脚步一顿,然后转身

“对了,无羡,身为长辈有些东西倒是不该瞒着你”

青蘅君轻笑

“我之前问你这里是否是足够施展蓝氏的新技法,而不是忘机琴的新技法,你应的是”

魏无羡看着突然愣住的魏无羡

“这里是蓝氏历代大能创新绝技的地方,因为九尾相助才能有如此的禁制和不为外人发现的特性,所以在这里的任何允诺都会变成誓言,允了不做,会有家规严惩”

青蘅君一面说一面看了一眼蓝忘机

“你可以跑,不过忘机是你道侣,双倍替罚”

魏无羡:..

哀怨的转头看着身边还在蹭着自己的九尾,魏无羡知道自己又


参考资料

标签: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