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超度多少钱,小说:出租车司机一直开不出小巷,心里害怕,她却默默拿出

来源:未知   作者:不详   发布时间:2024-06-15 09:01   点击:586次
摘要:龙潇潇没有敲门,敲了汤汤也没办法过来开门。汤汤看着陈岳峰没有伤害和吓唬他的意思,刚顺口气想抬起软绵绵的身子站起来,就看见龙潇潇的包里又出来一股红烟,最后又聚成一个

龙潇潇几乎是在手机刚响的一瞬间就接起来了。

“潇潇救命啊!一个小鬼……是个小婴儿他在我房间……我家在梧桐苑8号楼3单元……啊……他过来了……当……哐……”

那边传来一片杂音,接着就没了动静。

龙潇潇没再耽搁,从床上下了地,穿上鞋拎起包就出了宿舍。

她今晚睡觉的时候特意换了一件类似于运动服一样的衣服。

直接出门也不会让人觉得是有病。

看下时间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四十。

出了小区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梧桐苑。

梧桐苑小区在西五环以外,一个批发市场边上,比较偏僻。

司机为了快点到,选了近路走,钻进一个小胡同,却发现开了很久都没有出胡同口。

“哎,不对呀,这条路我走过啊,出了这个胡同再拐个弯就到梧桐苑了,这怎么开这么长时间呢?”

龙潇潇弯唇笑了一下,小家伙看来有点道行呢!

从兜里掏出一张符纸悄悄贴在司机的驾驶座后面。

司机没一会儿就开出了胡同口,停在梧桐苑门口还直挠头,“今天太怪了,那条胡同竟然开了这么长时间!”

龙潇潇没回答他,直接拿钱付了车费,四十五块,肉疼!!

京市打车就是个大坑!!

有钱了她也要买辆车!

汤汤在电话里没说完就断线了,没有说具体在几楼。

但是没关系,八号楼三单元,龙潇潇没有特意去找楼号,提着鼻子边走边闻,跟狗一样就走到八号楼下,抬头看了看,最顶层的一户窗子里飘出汹涌的黑烟。

坏了,那个鬼东西要升级了!

龙潇潇赶紧走进楼里,幸亏不是新小区,没有门禁。

按下电梯,等着电梯一到,龙潇潇迈步走了进去,结果没走两层,电梯“当”的一下停在半空,电梯里的灯“啪”的一声也跟着灭了。

龙潇潇乐了,和姐玩这套?

不知道姐是随身自带发电机的人?

“陈岳峰!”

“来了!”

电梯立刻亮起灯,正常运行,速度还比原来更快了!

瞧见没?

咱这是声控的!

都不用燃符就能做到!

电梯到了顶楼,龙潇潇走出电梯,走廊里雾蒙蒙的,但是这种障眼法还挡不住她。

别说她现在眼睛升级了,就是没升级的时候也挡不住!

为啥?

说明小鬼的等级完全在可控范围内!

龙潇潇来到黑烟最浓的门口停下,里面传来汤汤鬼哭狼嚎的声音,以及诡异的“嗬嗬”声。

这层楼已经被鬼东西下了禁制,和陈岳峰平时的“遮眼法”差不多,普通人是听不到屋子里的声音。

龙潇潇没有敲门,敲了汤汤也没办法过来开门。

她看了下门口的脚垫,直接掀起从里面拿出备用钥匙,慢慢地打开门,猛地一下拉开,身子闪到一边。

一个小小的黑影从门里“呼”地飞扑过来,龙潇潇一个旋腿踢出去,像守门员踢球一样,鬼婴惨叫一声一下飞回屋里,撞到客厅的墙上再滑落到地上。

龙潇潇一个空翻到近前,一脚踩住鬼婴,掏出符纸点燃,“天道罗网,画地为牢!封!”

符纸扔下立刻在鬼婴的周围形成一个像是金钟罩的虚影。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形如流水。

一旁趴在地上的汤汤已经看傻眼了。

龙潇潇收回脚,转身走到鬼婴的对面,原地打坐,说了一声,“关门!”

汤汤“哎”了一声哆哆嗦嗦的要站起身去关门,突然就发现从龙潇潇的包里飘出来一个影子,迅速凝聚成一个人影,随着人影显现,门“砰”的一声关上。

好不容易爬起来的汤汤又“妈呀”一声坐在地上。

陈岳峰冲着他非常友好的笑了一下,这一笑吓得汤汤立刻抱着头嚎哭。

这一晚上都被鬼婴吓死了,结果龙潇潇来了还自带一个厉鬼!

龙潇潇没有理会地上的汤汤,也没有理会在那里横冲直撞的鬼婴。

现在无论他上下左右怎么逃都会被弹回来。

龙潇潇从随身的包里先拿出一个小香炉,闭眼集中念力燃起三根香,插在香炉中。

再拿出一个木鱼,拿着木鱼锤缓而轻的先“梆、梆”敲了两下。

木鱼声清脆响亮,在这个寂静的夜里格外清晰。

小鬼婴听见声音立刻停下跳动的身子,坐在那好奇地看着龙潇潇手里的木鱼。

虽然这个小鬼婴已经马上从恶鬼化为厉鬼,也有了一些灵智,但也不过就像是几岁的孩子,还是充满了好奇心。

龙潇潇集中念力眼睛微眯,手拿小锤缓缓开口,“如是我闻,一时佛在王舍城耆阇崛山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佛家的《佛说长寿灭罪护诸童子陀罗尼经》是专门为这种被堕婴灵所念诵的。

龙潇潇不算佛家弟子也不算道门弟子,如果硬说一个派别,只能说是野派!

只要你想渡人的念力够大,诚心够足,哪个门派的经文都可以起到作用。

她看的书太多太杂,每次用什么方法对付鬼怪都是随心。

也在一样样的验证,实践出真知,不实践永远不知道哪一种才是最有效的解决方法。

声音由慢至快,眼睛最后也完全合上,周身逐渐萦绕起一层金光。

在她念诵经文的时候,陈岳峰也满怀恭敬的在龙潇潇的身后打坐,用心听着经文。

汤汤看着陈岳峰没有伤害和吓唬他的意思,刚顺口气想抬起软绵绵的身子站起来,就看见龙潇潇的包里又出来一股红烟,最后又聚成一个身穿红裙子的女人,女人也朝着他来了一个妩媚的微笑。

汤汤感觉自己经受不了刺激了,直接从心的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红姐出来听见龙潇潇在念诵经文,又看见陈岳峰在一旁打坐。

不知道龙潇潇念的是什么,只觉得听了很舒服,也在龙潇潇的身后打坐闭目听着。

罩子里的鬼婴开始还能保持着好奇心眼睛不眨地看着龙潇潇,随着经文念诵的越来越快,他开始原地抱头凄厉的惨叫。

身上的黑气在迅速蒸腾。

小鬼婴一边惨叫一边貌似凶狠地想要冲破结界,但是每次都被无情的弹回来。

不管小鬼婴的叫声如何凄惨,龙潇潇都不为所动,渡化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心软或者分神都会前功尽弃!

直到整部经文诵完,耳边听到“咿咿呀呀”稚嫩的婴儿声,龙潇潇才睁开眼睛。

客厅里的灯已经亮了,面前坐着一个白白嫩嫩的小婴儿,正在吃着手流着口水懵懂地看着她。


参考资料

标签: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